標籤彙整: 魔獸世界

《安其拉之門》,回憶魔獸世界史上最大規模任務

《安其拉之門》經典重現

最近因為魔獸經典服再開,所以那個號稱魔獸史上最難的《安其拉開門任務》經過了十二年又再次重現,台灣經典服也在九月二日打開安其拉之門(大恭喜)。這幾年其實一直很想寫篇回憶文,不過可惜以前的照片都隨著舊電腦壞掉而丟失,因為這次經典服再開,所以網上也多了許多的文字與素材,足夠讓筆者做個簡單的介紹與回憶。

《安其拉之門》任務簡介

甲蟲之牆後方的安其拉巨大沙漠堡壘一直處在關閉的狀態,這邊是蟲族其拉的家園,牠們性格暴戾野蠻,並且打算對卡林多大陸發動攻擊。但是,在安其拉的高牆底下,還有更邪惡的東西在蠢蠢欲動,那就是古神克蘇恩。這個古老的敵人早在萬古之前就已經荼毒著整個艾澤拉斯。

投身戰場

需要有補給品協助做好抗戰準備,才能對抗安其拉的邪惡大軍。你必須跟同陣營的其他成員合作,貢獻相關資源以開啟古老堡壘的大門,並開始圍攻安其拉廢墟和安其拉神廟。部落和聯盟雙方都需要不斷提供大量補給品到奧格瑪的精神谷或鐵爐堡的軍事區。玩家每次繳交資源都能獲得獎勵「安其拉軍用補給品」,裡面有實用的物品和聯盟榮譽徽章或部落榮譽徽章,你可以使用這些道具來換取所屬陣營的聲望。必要的補給品會以戰利品的形式掉落供玩家撿取,玩家也可以從拍賣場購買補給品,或是利用專業技能來獲取補給品。以下是你需要開始動手收集的物品清單。

部落聯盟
烤鮭魚 20,000阿薩斯之淚 20,000
火焰花 19,000鐵錠 28,000
重皮 60,000輕皮 180,000
瘦狼排 14,000亞麻繃帶 800,000
魔紋繃帶 250,000中皮 110,000
秘銀錠 18,000彩鰭魚 14,000
寧神花 96,000烤迅猛龍肉 20,000
硬甲皮 60,000絲質繃帶 600,000
錫錠 22,000荊棘藻 33,000
絨線繃帶 250,000瑟銀錠 24,000

雙方陣營:銅錠 90,000、 紫蓮花 26,000、 
符文布繃帶 400,000、 斑點黃尾魚 17,000、 厚皮 80,000

《安其拉之門》英雄任務線

這串任務真心太長了,讓筆者用簡單的方式敘述即可。最開始的任務起點是去希利蘇斯接任務,讓你去找青銅龍諾茲多姆的子嗣阿納克洛斯,接著就是要到黑翼之巢打三王拿他的頭,基本上公會誰拿了頭就代表他是這公會在伺服器中的開門候選人了。接著就進入了痛苦的農皮地獄,刷聲望刷到中立為止,印象中當年整個公會上線就去幫忙也刷了四天半,這還是當年非常快的速度。接著在經過幾個跑腿任務後會進入最煩人的任務,就是傳說中的三條龍的任務線。

藍龍線

當年我們伺服器最一開始做的都是藍龍線,雖然真的是史上最煩但其實是最簡單的任務,過程實在太囉嗦最後再提供網上有人做的影片給大家看,總之就是世界地圖到處跑、自己家跟別人家的主城外還有幾個 40 人副本都得去,最後做奧金浮標去釣大白鯊,印象大概應該一個滿團的 Raid 40 人就打的贏,不過也忘記當初多少人去打了。

綠龍線

綠龍線是第二難的,打前置任務已經很難打了,像是暮色森林打小 BOSS 都要出到兩個 Raid。最後任務召喚世界 BOSS 伊蘭尼庫斯,夢境暴君,這個 BOSS 出來挨打時會全伺服器大喊,整伺服器聯盟跟部落都會知道有人在解這個任務,所以在 PVP 伺服器有可能在解到一半被敵對陣營偷襲。當初解最後這個任務的時候,出動了兩個公會超過 150 人一起打才解過,而且是兩個公會幹部講好各幫忙對方打過任務為止,雙方還先在地圖上大喊為證。

紅龍線

至於紅龍線筆者覺得是當年最難的,印象中當初做安其拉開門任務時,我們伺服器進度比較靠前的兩三個公會,都才剛通關黑翼之巢。所以五小時通關黑翼之巢對各公會來說都有點運氣成份在,因為賭的除了是團隊的臨場發揮,還有就是奈法利安出的小兵龍是那兩種顏色,要是倒楣碰到最難的紅黑可能當週還通不了關。而筆者的公會在解完前面兩個任務後,記得拼紅龍線時是每個人發兩罐泰坦藥劑,全程灌增益藥水硬幹又加上幸運的出的是最簡單的顏色,所以當週好像三個多小時就通關黑翼之巢。

敲鑼開門

在三條龍的任務線都做完後即可獲得流沙權杖,但也不是說拿到權杖後就爽開就開,你還得事先在聯盟跟部落主城通知大家預計星期六幾點敲門,讓大部分的玩家都有機會可以參與到開門十小時,畢竟聯盟跟部落的物資大家都有捐,雖然不能夠滿足到每個人都有空,但提前通知已經是最基本的禮貌。最後因為那週只有筆者的公會通關紅龍線,所以整個伺服器只有一個聖甲蟲領主。

筆者當年開安其拉之門當下的唯一紀錄
感謝粉絲團朋友提供照片

《安其拉之門》回憶心得

其實直到現在都還蠻感謝《銀翼要塞》最後同盟的這些朋友們,因為怕漏名所以就不一一唱名了,不管是還留在公會或離開,已經沒玩或仍舊在艾澤拉斯上奮鬥的各位都很感謝。雖然筆者很久以前就沒玩,最近也很少玩遊戲,但公會這麼多年仍然靠這些老會員們經營著。當然筆者也還記得欠大家的麥當勞,真心希望有一天能還的上?筆者也還記得當年拓荒卡奈法利安卡很久,隨口說了一句 “roll 100 就解散”,然後打了 /roll 就真的出現了 100,只好在大家的歡笑中愉快的解散?還有公會階級一般會員在我們公會是設定成”公會會長”,每個人一進來就會被提升至公會會長,當事人受到的驚嚇也是當初公會聊天頻道大家的歡笑來源之一,而這些就是我們的共同回憶,再次感謝。

公會成立於台版開機第一天
最早版本的黑色其拉共鳴水晶
最近幾年發的新的黑色其拉共鳴水晶
《魔獸世界》十六週年活動,時光洞穴甲蟲之鑼敲敲

遊戲公司與角色扮演-英雄聯盟、暴雪與 Coser 的合作紀錄

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我在裡面,不過我有穿過。

今天想來談談待過的遊戲公司與角色扮演者(Coser) 間的關係,我已經忘記在 2008 年以前遊戲公司有沒有跟專業 Coser 合作過了,也許有的但我印象大多數是請藝人做代言然後穿上該遊戲中的角色服裝做 Cosplay,這套方式從以前到現今都還存在,也不能說這都是浪費錢沒效果,人家說沒效果的事怎麼可能還會存在那麼久也是有其道理,而且即使是請藝人做角色扮演,至少服裝來源還是會請專業做 Coser 服裝道具的公司製作的,也是種另類合作就是。

藝人做角色扮演示意圖

  我比較有接觸 Coser 的時機點是在當初在 Garena 管理英雄聯盟粉絲團時,記得在英雄聯盟遊戲剛上市,其實去場次逛是見不到跟英雄聯盟相關的 Coser 的。而當時想法也很簡單,就是先在粉絲團上放韓國的英雄聯盟 Coser,希望讓台灣的 Coser 能夠接收到如果做英雄聯盟的角色扮演,是有機會可以上到英雄聯盟粉絲團中這樣的訊息。

當然也因為遊戲後來爆紅的關係,所以不管如何也開始有玩家開始做英雄聯盟的角色扮演,那個時候為了要再推一把 Coser 的社群,還出了阿姆姆到場次去跟英雄聯盟的 Coser 合照,然後再分享到英雄聯盟的粉絲團上,希望能夠用這種方式鼓勵更多的 Coser 能夠在場次中出英雄聯盟的角色,這樣攝影師們努力拍照的分享後,也就達到很棒的社群推廣效果。

後來在有些 Coser 慢慢的成為 KOL 後,在比賽時賽事部的同事們也開始邀請 Coser 來參加活動,變成遊戲公司與 Coser 們發展出更多元的合作關係。在當時新加坡也 Garena 有請到韓國的 EKI 到新加坡場館參加活動,並且擔任那時候在新加坡舉辦的 Cosplay 比賽評審。

而當時筆者與 Coser 的合作,大概是在 Teemo 環遊世界活動時達到最大化,那時候跟很多 Coser 拍了與 Teemo 的合照分享到粉絲團上,有興趣瞭解當時活動的可以點去看上面的連結。不過因為當時在 Garena 做社群是沒有預算可以用的,所以沒辦過 Cosplay 比賽,這是自己覺得比較可惜的事。

後來到暴雪後就去了趟 BlizzCon,馬上就被現場的 Coser 給震撼教育了一番,畢竟就像圈內人說的,台灣做重裝的人比較少,國外做重裝的很多,所以我去了以後被震撼到也是很正常。而且暴雪一直以來在 BlizzCon 都有 Cospaly 比賽,這也讓我有了希望某天可以把台灣 Coser 送上 BlizzCon 舞台的願望。

其實這個願望隔年就因為自己有可以用的預算實現了,所以說想做什麼平常沒事可以多想想,等那天有預算就可以做了喔!於是「2015 台灣暴雪 COSPLAY 大賽」就這樣誕生了,當時比較特別的是除了前幾名的獎金外,為了鼓勵認真做服裝參賽不要讓 Coser 大失血,前十名入圍到現場的都至少有 15,000 的服裝補助費用。不過除了產出想法與決定預算以及要帶幾位去 BlizzCon 外,其實讓這案子在當時執行蠻成功的人是當時底下負責社群的同學,我幾乎就都沒什麼幫到忙,因為忙著搞比賽就飽了。

不過唯有一點可惜的是由於 BlizzCon Cosplay 比賽報名時間截止真的是世界早的,原本老美也沒有計畫各地會有什麼 Cosplay 比賽,所以無法提供額外的名額給當時去的兩位,你要的話就必須要求所有參加台灣比賽的先去報名?所以記得當時去的時候是比賽最後出來亮個相,說是來自台北比賽勝出的 Coser 但其實沒有參賽資格,如果想看當時詳細紀錄的,可以到「CosCat Props 貓匠道具工坊」粉絲團看他們的相簿。印象無法在現場參賽這個問題好像隔年有解決了,抱歉那場比賽又離我更遠了所以不瞭解,下面的影片最後有我提到的畫面可以參考。

之後去了趟韓國看比賽,有遇到在幾年前便知道超有名的角色扮演團體螺旋貓,在現場也感受到他們在韓國玩家間的影響力,所以其實在電競館的幾個大比賽時,都有計畫要邀請他們來台灣參加活動,不過最終都因為他們時間沒辦法配合而取消。

記得那時候活動最終是邀請了韓國的 Eki 和他朋友以及日本的 Sui,加上台灣幾位的 Coser 一起到暴雪電競館,除了看比賽以外也跟在現場看比賽的玩家合照,這大概就是我至今最後一次與 Coser 的合作了。幾年過去暴雪也沒有再舉辦過台灣的 Cosplay 比賽,現在市場上遊戲公司跟 Coser 合作的方式我也已經不太瞭解,不過萬變不離其宗吧,我還是覺得類似場次的活動出現的越多你家遊戲的 Coser 代表遊戲在台灣越紅,如果你做為遊戲公司的話,理論上應當去培養更多喜歡你遊戲,而且又喜歡 Cos 成你遊戲角色的人,幫助他們曝光培養他們在未來成為 KOL。當然印象中也有像神魔這樣找一堆妹子 Cos 的,在當時這樣的社群也很成功的培養出許多 KOL 才對。總之希望台灣的 Coser 朋友們未來有更多更好的曝光與發展。江湖路遠,有緣再見。(笑~

台中草悟道《阿薩斯雕像》- Arthas Statue 攝影集

下面是官方介紹

給大家說個小故事,阿薩斯雕像(Arthas Statue)是在 2016 年 7 月 25 日於台中草悟道落成,但早在一年半以前就已經在規劃這件事,所以影片中說的製作期達九個月是千真萬確之事。而當初在選擇地點時,最早曾經是考慮放在高雄,在 2015 年 2 月時我有拿著阿薩斯小雕像去我自己覺得最棒的地方,就是西子灣靠著入港河道那塊空地拍示意圖回來給團隊參考,擺在那可以讓阿薩斯背向高雄港劍指著大海,成為觀光客以及來自世界各國的船舶入港地標。不過因為各種緣份因素,所以最終落地在台中。

台中草悟道《阿薩斯雕像》- Arthas Statue 攝影集 66
台中草悟道《阿薩斯雕像》- Arthas Statue 攝影集 67

每個獸人都有一封寄不出去的情書

還記得當年海角七號有多紅就不說了,筆者那時候就幫獸人索爾跟珍娜湊了個對,但其實已經忘記是他們當初就有奇怪的關係還是之後改版才出現的,總之我印象是做了這張圖發出去的反應還不錯。

在 RO 當完 GM 以後我就被轉去智凡迪了,而且在遊戲上市前我還搞了一非官方網站叫”魔獸台灣”,不知還有沒有人記得,總之那時候也是憑著一腔熱血在燃燒自己的薪水付伺服器流量錢,畢竟那年代也沒有什麼 Google 廣告或是架網站模組跟平台這種東西,後來撐到上市一陣子後其實大家比較需要的是任務的資料庫,最終就乾脆收一收了。

總之從 RO 到 WOW,這是我參與偷走各位少年們青春歲月的第二款遊戲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