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勞死先驅《雍正皇帝》駕崩前幾天批了什麼奏摺

  以下的出處是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的清代宮中奏摺與軍機處檔摺件查詢系統,想起傳聞中雍正是在批閱奏摺過世的,所以就嘗試查看看雍正帝在世的最後幾天可能批閱的奏摺有那些。

  百科:(張廷玉在《自訂年譜》稱八月二十日,雍正就感覺有點不舒服,但「猶聽政如常」。二十二日晚上漏將二鼓,宮裡宦官,急宣張廷玉火速進宮。《雍正朝起居註冊》記載:「雍正十三年(1735年)八月二十一日,上不豫,仍辦事如常。二十二日,上不豫,子寶親王、和親王朝夕侍側。戌時,上疾大漸,召諸王、內大臣及大學士至寢宮,授受遺詔。二十三日子時龍馭上賓。大學士宣讀朱筆諭旨,寶親王即位。二十三日晨奉大行皇帝黃輿返大內,申刻大殮。」)

  在付費查詢中是可以看到奏摺圖片的,雍正帝生前回覆的硃批是紅字,而乾隆剛登基時的批文是用黑字(總理大臣也一樣是黑字),喪事完多久改回硃批就不曉得了。只可惜雍正沒有寫硃批時間,所以沒辦法查詢到雍正帝在生前兩日,即八月二十一日得病仍照常辦事的奏章,像是乾隆等後面的皇帝有些就有註明硃批時間。

  雍正帝病逝於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在雍正十三年八月十日李衛曾上奏地方豐收摺,李衛當時為直隸總督駐於保定府,所以奏摺到北京時間不用一天時間,雍正在回覆時寫到「今歲之豐收實所罕遇亦無可批諭我君臣惟以手加額感天已往之恩勉將來之佑耳」,這應該是雍正與李衛最後一次的奏章往來。有興趣可去查詢李衛的奏摺,可以知道這君臣感情不錯。

  而雍正十三年八月十二日,河東河道總督白鐘山曾上奏,當時河東河道總督駐於濟寧,奏摺至京中三天可至,所以也可能是雍正親回。但雍正回覆”似此題奏案件何必又多此瀆奏莫非將謂朕閑居悶坐以為披閱之怡情之具乎甚不體朕之至”,看起來心情就不是很好。

  而白鐘山在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奏感謝雍正賞賜白葡萄摺,硃批已經是乾隆回的「此汝恭謝皇考天恩之摺已無及矣慟何如之汝膺封疆重寄河工要務朕聞天語褒嘉謂汝小心謹慎汝當堅持初志始終不汽竭力盡心務使安瀾有慶方為不負天恩勉之勉之 。」硃批內文中的皇考就是乾隆稱呼先皇雍正。

  雍正十三年八月十三日,直隸河道總督朱藻上奏「奏報汛水平安並上柒工合龍摺」,我看了奏摺內容也不太清楚為什麼雍正會那麼生氣,內容有提到朱藻說自己很認真監工柒工合龍斷流工程(這我看不懂工程內容),還住在河岸的工所督導晝夜趕工等等之類的,而今年迅水只有在六月時有個地方因為土質較為鬆軟所以陷了,淹了幾個地勢低窪的地方,然後塌了些民房,後來堵築完固後就好了,爾後天氣晴明百穀登場收成豐稔百姓無不安居樂業共戴皇恩。可能因為這樣所以雍正才怒回「真可謂無廉無恥濫小人不負朱作鼎之真子」。

  直隸河道總督隸屬於直隸總督管理,當時他老闆是李衛,也駐於保定府,所以時間上奏摺是雍正親回。朱作鼎即是朱藻老爸,所以雍正大罵不負朱作鼎真子的意思,大概就是說你這無廉無恥濫小人,果然是你老爸生的親兒子。

  雍正十三年八月十五日,江南總督奏報中,硃批已經是由乾隆所寫,想見這份奏摺到京時雍正已經過逝。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日,甘肅提督二格奏陳,硃批已經由總理事務王大臣議奏,這時候的總理事務王大臣應該是由鄂爾泰與張廷玉受遺旨輔政,乾隆初時任總理事務。

  雍正十三年七月二十八日,雲南提督董芳的奏摺到北京後雍正已經病逝,硃批是由乾隆所批,內文寫有皇考。

  但是在七月二十八當日,除董芳說自己與揚威將軍仍管貴州提督事務哈元生難與共事外,哈元生也有奏摺說自己與董芳不能和衷共處,哈元生同日還有另一份奏章寫到「奏報臣在軍營吐血昏暈摺」,內文寫到自己在七月十三日親自查營回帳後暈眩摔倒,起來後嘔血一盆,到天亮時又嘔一盆,但我又不敢稍有疏忽,而仰仗皇上洪福庇佑現在都已經好了。而他寫的奏摺卻是雍正親回,依照時間有可能也是雍正帝生前最後回的摺子之一。

  看來兩人因為撫苗的方式有意見,所以可能吵完架後兩個人各寫一份奏陳,但就不知道為什麼將軍的摺子比副將軍還要快了,可能奏陳的摺子用二百里加急,奏報的六百里加急吧(誤

  以上大概就是能查詢到雍正皇帝生前最後幾天有紀錄的奏摺,筆者也有想過查詢像是維基百科上面寫說雍正回覆給年羹堯奏摺硃批的「凡人臣圖功易,成功難;成功易,守功難;守功易,全功難。為君者施恩易,當恩難;當恩易,保恩難;保恩易,全恩難」等勸戒的這段話也沒有看見,可能不在台北故宮所珍藏的奏摺 15 萬餘件,軍機處檔摺件 19 萬餘件之中。最後也附上雍正元年年羹堯寫的奏摺,寫的是西北羅布藏丹增的事。

新內容訂閱通知
RSS
Instagra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