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創作

夢境中的新加坡保險公司廣告 – 故鄉人

紀錄夢境內容的起緣

每個人都會作夢,夢境裡的世界總像另一場人生,時而夢見自己身著古裝上戰場時而飛天盾地。有時還會有像小說的故事情節、遊戲設定概念以及今天這種廣告。前幾天就想說以後要把夢寫成文章,因為很常夢見有劇情的那種,就想要像寫劇情概要一樣把它寫下來。像前幾天夢到一部不錯的作品,在夢中就想說挨阿我要把這些細節記住,但是起床後啥鬼都不記得,其實也是頗難。今天早上睡覺時夢見一部來自新加坡的保險廣告,可能因為是廣告所以很短,短到特地醒來拿手機大略紀錄一下。

Photo by Fabricio Trujillo on Pexels.com

故鄉人

故事來到 1980 年新加坡,80 ~ 90 年時新加坡的移民熱潮,這段時間有許多外來人口來到新加坡開始他們的新生活。有位新移民搭著飛機來到新加坡,故事就從這舊時代開始一路到 2021 年。筆者醒來後有想了兩種呈現方式,一種是在廚房當主廚的背影,身邊的環境會隨著時間流動而改變。另一種是坐在辦公桌的樣子,桌上的電腦與窗外的風景同樣隨著新加坡的進化而改變。當然要設計更多變化都是可以的,只是要帶出時間流動感。

Photo by Stacey Gabrielle Koenitz Rozells on Pexels.com

接著到了農曆新年的前幾天,公司的其他亞洲員工準備回自己的故鄉過年,員工們和主角熱鬧的恭喜與道別後離開。主角則是最後關燈關門的那個人,他獨自走在新加坡街頭準備回家,這時畫面會出現一段話:

他們只是努力生活,卻在不經意間將這座城市變成故鄉

原本這位貌似將要獨自在異鄉度過新年的人,回到家後會出現他的伴侶,兩人一起準備著年夜飯,等待兒女帶著孫子來到。他不再需要在年節時返鄉,因為這裡就是他新的故鄉。最後大概會出現保險廣告公司的 Logo,以及是你在新故鄉最好的保障之類的話術。(笑~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夢裡是有畫面的,但因為筆者是靈魂繪師,所以只會畫火柴人。並不確定這廣告有沒有在這世界任何地方出現過,但至少它只適合在移民比較多的國家,像是新加坡或美國等等之類的。不要問我怎會夢到新加坡去,夢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想想也是頗有趣,移民者將當地變成新的故鄉也頗合理,夢居然還會考慮到合理性將地點移到新加坡。至於這到底是不是好廣告,應該不是太重要。wwww

《江城子》庚子大寒

發現自己大半年沒有寫自己的創作了,雖然說影評也可以是自己的創作,但還是喜歡找時間寫詞。之前有過《清平樂》、《卜算子》跟《玉樓春》,這次來試試江城子詞牌寫首辛丑大寒,整理最近的心境。

江城子 庚子大寒

夢庭君似再相逢,喜難平,恨匆匆。闊遠千雲,回首又三冬。歸欲求成躊滿志,終幸取,棄成空。

孤身夙願道長情,月含星,與誰明?遙想平生,何不順天行。雨露離時花漸落,歸故里,總心清。

《玉樓春 》神遊

遇見 20 歲的自己

  記得在 20 歲那年筆者很常寫詩詞,不過當時對詞牌格律沒有興趣,只能勉強算是押了韻的打油詩。最近總在思考是不是要將以前的詞重修成符合詞牌的格律,但一找詞牌對平仄發現等於幾乎要重寫,所以也在重寫或直接寫新的間猶豫。這幾天終於嘗試把這首詞改成玉樓春了,最早寫的就不放上來,但其實意思差不多。總之,能回頭遇見 20 歲的自己,感覺還不錯。

《玉樓春》 神遊

鄉幽曲徑迷雲側,獨上月眉星綴和。
天渠引渡入神居,萬里他鄉仙界客。
薰香裊裊經聲樂,動靜和合鉢頌徹。
但凡有夢醒歸時,難捨紅塵明月色。

自己做圖

未來的視覺神經網路遊戲

視覺神經網路介紹

筆者這篇”視覺神經網路遊戲”文跟單人遊戲「協力增援」模式開放一樣,也是睡覺時作夢來的。在未來的某一天,那天也不知道,視覺神經網路連結將取代現有的 VR,讓遊戲可以通過對晶片的連結,直接傳導到人的視覺中。而既然已經是類侵入式連結了,聲音與觸感與痛感之類的,就不再需要耳機或是像一級玩家一樣購買體感衣了,然後再也不用買家用主機了,因為你自己就是最強的主機,終極綠洲來啦!

夢到是這樣的,有位朋友跟我說最近某遊戲公司(現在就有的)最近推出了新遊戲的預告片,然後他就拿了一塊晶片給我,我就把他放在我的左側臉上的『連接器』上,顯然那是經過人體改造的端口,雖然聽起來有點恐怖但夢裡好像還好。

接著開頭動畫就開始從零碎的畫面慢慢佔用我的視覺,等於說你在看這個世界的同時,有一層影像就在你的腦中憑空出現。接著我還可以通過這個虛擬畫面左邊彈出的工具列,用我的左手滑動調整音量大小。接著就開始那款遊戲的預告片段,內容就跟遊戲介紹有關了。

那款遊戲叫『奪塵魔俠』,一款棋盤類並可提供最多 4vs.4 即時對戰的遊戲。遊戲方式是以搶奪棋盤上的地圖資源並且消滅對手為主,棋盤本身多大我不曉得,不過每個人視覺能夠看見的範圍大約是棋盤格的 3 * 3 ,其他視野則為戰爭迷霧狀態。因為我也沒看過所以很難形容,然後我畫的又有點醜,所以用小精靈的圖來解釋。

基本上大概就像這種棋盤的感覺,但他是真的一格格的而且比這個大又漂亮多,不過你只看的見周圍的格子,所以可能會轉角遇到對手。有種像是簡化版的 RTS 即時戰略遊戲,不需要蓋建築物但用採集資源來升級角色的能力,遊戲角色的感覺看起來讓我覺得像是越南大戰那種 Q 版的角色。

整個遊戲畫面大概就是這樣,接著我就醒來了,總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已經是視覺神經網路遊戲時代了遊戲公司還給我出這種平面的棋盤遊戲,但基本上夢到的就是長這樣。但在夢裡時有想到這種東西可以解決人類失明的問題吧,當然依照現在的科技是無法達到的,就讓我們期待未來的某一天吧。

句點

『。』在人生中的一個句點,是下一段故事的開始。

在這段故事的過程中,

即使經歷了許多的逗號、冒號、問號、驚嘆號或表情符號,

句點就是代表一個結束。

在打上句點後,多按兩下 ENTER,

開始人生的下一段故事吧。

即使,下一段故事不會再有你的名字,

但這對你我來說,又有何妨呢。

———–

應該是 2011 年寫的了,之後應該也會慢慢搬一些以前寫的東西上來。

單人遊戲「協力增援」模式開放-作夢文

協力增援模式介紹

你是否受夠單人遊戲中的那些 AI 豬隊友,不管單人遊戲對你來說太難想尋找支援,或是太容易想挑戰更高難度的模式卻已到達遊戲上限,還是你想為不太擅長玩遊戲只能在旁邊乾瞪眼的另一半找到可以同樂的遊戲,或是與你遠端的朋友相互提供支援,都可以使用最新開放的「協力增援」模式。只要你購買了該遊戲,就可以使用邀請好友的方式加入遊戲的「協力增援」模式擔任輔助角色,好友則可通過邀請安裝遊戲從而擔任輔助角色。

魔物獵人

「協力增援」 模式是以單人遊戲為架構,延伸可提供真人擔任輔助角色的遊戲設計 ,比如在「魔物獵人世界」中單人模式中,你可以邀請好友擔任艾路貓的角色一同進行單人遊戲。他們無法控制遊戲任何設定,而是以強制在一定範圍內追隨但可移動視角的模式進行遊戲,並可在任何時間使用任何技能與道具。

暗黑破壞神

又或者如同「暗黑破壞神」的追隨者,當你在挑戰宏偉秘境時,你永遠不知道 AI 在什麼時間放了什麼技能,也不知道你在打王的時候他在忙什麼,這時候便可使用「協力增援」 由真人好友擔任追隨者的角色。當然追隨者也是強制跟隨在你角色範圍一定距離內,也無法進行遊戲控制,僅能夠提供戰術支援以及揀裝等簡易功能。

越野拉力賽車

真實越野拉力賽車中,賽車手僅有專注的在賽道以及賽車的操控上,但目前的遊戲車手必須要觀看面板的轉彎以及檔位提示。但現在你可使用「協力增援」 加入一位專屬的領航員,他的遊戲畫面將坐在副駕駛上,手中拿著賽道的各種資料,為你提供下兩三彎的彎向跟幅度,讓你對賽道有更充分的掌握。未來的真實越野賽車也將可通過 VR 遊戲模式進行初期訓練,讓遊戲體驗更趨近於真實。

寫了那麼多,我只想說這上面都是今天早上夢到的,其實也沒有夢那麼多,只是夢到有間家用主機開放了一個叫「協力增援」的新玩法在電玩展提供試玩,然後我是顧那個場子的,在開放時間結束前有一位少年說他坐很久的車想要來試玩,但已經在收工了所以問能不能讓他玩一下,結果我就讓他玩玩看這樣,而那遊戲有支援「協力增援」這樣。基本上這模式應該可以讓遊戲設計與玩法有更多的選擇,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有看過 Steam 推的「遠端同樂」功能新聞,潛意識才產生出這種想法,不過遠端同樂是多人同機遊戲啦,畫面還要分割所以還是有一咪咪差距,那你問我為什麼這樣不乾脆玩多人算了,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作夢的,搞不好就有人喜歡女友當一隻艾路貓不行嗎 XD。然後上面的幾款遊戲玩法是我自己醒來以後思考可以套入那些遊戲中臨時掰的,夢裡是一款沒看過的 RPG 遊戲,相信應該還有很多遊戲適用像是 COD 系列,或是那些「VR 夏日課程」甚至類似的十八+ 那些想要毀滅世界的遊戲,我就不說輔助角色是擔任什麼位置了,還有你要找誰擔任這個輔助角色,就更不好說了,搞不好陪玩市場從此大放光明也說不定。